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
 
 
   
    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订阅
  “蓝领之家”最新招聘信息
跨国企业欧美裁员中国扩招
        吃完自己做的三明治,陈欣又开始了无所事事的一天。因为甜豌豆、西红柿、青椒等蔬菜涨价,刚刚失业的他不得不缩减往日最爱折腾的三明治配料。这个尤为漫长的冬天,最后一点生活情调似乎也在渐渐消淡。
  上周一是美国法定的总统纪念日,每个人都会获得一天假期。但对陈欣来说,这天过后便不再有返回办公楼的机会。他原先供职的知名制药集团在全美大手笔裁减近2000个职位,新人陈欣不幸中招。 “漂在美国十几年,硕士读完恰好遇到“9·11”事件,找不到工作只能读博,博士毕业碰上金融危机,被迫读博士后,挨到博士后毕业,才工作了一年,又隔着大西洋被欧债危机‘打蒙’。 ”原本的上班时间如今他在MSN上对记者大倒苦水。
  今年以来,像陈欣这样的例子蔓延在欧洲和北美大陆。据公开资料显示,近两个月裁员最狠的10家跨国企业在各大区裁掉近9万名员工,来势汹汹甚至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
  ◎美国:
  数万工薪族拿补偿金走人
  和陈欣几乎一样命运,在全球食品巨头公司工作近五年的郑先生近日也不得不贴上“有闲阶级”的标签。多年前以全奖被田纳西州立大学物理系录取的他,为了顺应市场需求而转投亚特兰大理工大学数控专业门下。
  因身处公司的核心部门,又有着不算短的效力经验,当裁员风刮起时,郑先生并不担心悲剧会落到自己头上。“我看到通告时,真是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虽然按照美国大企业的惯例,这家企业为被辞退的员工提供了补偿金“红包”以及奉送健康保险,女儿尚幼的他还是倍感巨大的经济压力。
  “现在美国各种日用品价格在上涨,这样大幅度的裁员可以看出就业市场的萧条,就怕短时间很难找到薪酬相当的合适职位了。 ”“寒流”来袭,在这个刚刚“晋级”的三口之家引发不小的动荡。
  郑太太修读的是咨商心理学,因为美国心理诊所对外国医生接受度不高,所以以往都是靠郑先生一人的收入维持家用。或许是有了贴补家用的打算,产后一直在家调养的她昨天也投出了几分简历。据记者了解,郑先生所在的这家食品巨头2012年全年将在北美地区裁减约2000个工作岗位。
  记者注意到,美国本土企业中,今年计划裁员的跨国公司有好几家,不少都是行业巨头级别,裁员幅度十分惊人。比如美国最大航空企业美国航空公司近日宣布裁员1.3万人,占员工总数的16%。而在2008年盛夏,该公司也曾裁减数千名员工,并迫使85架飞机退役。
  但比起在美国邮政服务公司内部笼罩着的裁员阴云,这还只是“小巫”。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网络、移动终端等方式交流和支付账单,这家亏损连连的公司近日宣布裁减30000个全职岗位和5000个兼职岗位。
  此外,百事可乐裁员8700人,在近期宣布人事“瘦身”的企业中位列第三。日化巨头宝洁在二月初宣布裁员1600人后,2月24日又表示将继续裁员4100人。雅培、卡夫食品、诺华医药等跨国企业也在今年宣布裁员千余人。
  ◎德国:
  没有裁员传统也hold不住了
  在危机发源地欧洲,情况也相差无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过去较少有裁员传统的德资企业也坐不住了。去年底宣布将裁掉23%以上员工的诺基亚西门子合资公司今年将在德国裁减2900人。
  负债累累的德国最大钢铁企业蒂森克虏伯决定解雇多达3.5万名职工。德国邮政银行计划于2012年年底前裁减1500个岗位。有意思的是,该银行还将裁员之手伸向董事会成员,现任总裁更被视作可能成为“先烈”。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也计划在2013年前裁减大约3700名员工。此外,许多外资公司也将裁员计划摊派到德国分公司头上。比如去年已裁减1101名员工的瑞士银行今年决定在德国裁员10%;在德国有着2万名员工的IBM则被传将裁掉8000人之多。
  “德国劳工法规定很复杂,过去一直是无限期劳动合同,2008年开始允许改变终身制,但实行有期限合同的必须附带条件,那就是有期限劳动合同只准延一次,第二次开始必须签终身劳动合同,德国企业按照惯例是极少用单纯裁员来降低成本的。”一位在德国生活多年的德籍华人介绍道。
  但按照德国商会的说法,鉴于经济放缓,几乎每四家德国公司中就有一家打算在今年裁员。商会发表的夏季调查显示,在受调查的1.5万家公司中,有23%计划裁员。前一次在二月份进行的调查显示,还只有19%公司。
  “以往为了避免裁员,德国公司比较常见的使用放弃加班或轮班、减少使用劳务派遣工、消耗时间账户的盈余、预支年休假、放弃年度奖金、实行短时工作制并申请补贴或者减时减薪这些措施来节约成本,现在出现大规模裁员,完全可以说明经济景气的指数非常低。 ”上述人士分析认为。
  德国企业不到万不得已很少打“裁员牌”。 2009年时,一度陷于危机的宝马公司就曾采取 “季节性缩短工时”避免裁员,使全德国26000名员工在二月和三月减少工作时间,大部分将拿到93%工资。事实上,德国法律也明令禁止突然解雇员工。根据现有法律,由于经济状况引起的失业将得到财务补偿。
  ◎制造业:
  从业门槛低裁员绵延时间长
  其实德国企业HOLD不住,在逻辑上很容易理解。不仅欧债危机,追溯到此前的金融危机就对外向出口型的德国产业界影响相当之大。事实上,从全球跨国企业的范畴看,由于就业人数基数庞大,从业门槛也相对较低,制造业的裁员绵延时间较长,声势也较为浩大。
  以汽车行业为例,鉴于澳元高企及澳大利亚汽车出口市场持续疲软,丰田汽车宣布在澳大利亚裁员7%,即维多利亚州Altona裁员350人。一月之后,通用汽车公司澳大利亚分公司-霍顿公司也称受澳大利亚汽车行业失业风潮影响,澳大利亚阿德莱德汽车生产工厂将裁员140人。此次岗位削减是澳大利亚汽车行业继丰田澳大利亚分部在墨尔本削减350个岗位之后的又一次大动作。
  通用霍顿公司的总经理MikeDevereux称,澳元高汇率严重影响出口,迫使公司削减产量。去年一年,澳元在交易中价值历史性地超过美元,这对汽车出口造成压力。在目前的汇率条件下,霍顿的汽车出口无法实现增长。
  据记者了解,通用霍顿公司、丰田澳大利亚分公司、福特澳大利亚分公司本是澳大利亚汽车界三巨头。2010年三家公司的汽车总产量为242941辆,鼎盛时期的从业人员人数达到50000人。诺基亚也将裁员的矛头直指制造工厂。按照日前披露的裁员计划书,公司将在匈牙利工厂裁员2300人,芬兰工厂裁员约1000人,墨西哥工厂裁员700人。
  日本蓄电池业界“大佬”太阳诱电同样计划今年3月动员330人提前退休,占员工总数的10%;TDK则计划今后两年在世界范围内裁员1.1万人,占员工总数的13%。
  而在欧洲,危机引爆的裁员潮加速法国的去工业化进程。据相关机构统计数据,2009—2011年,法国共880家工厂倒闭;同一时期新设工厂数量不足500家。 2009—2011年,法国共有870家工厂招募新员工,但有1170家企业裁减老员工,裁员岗位数量比扩招人数多10万个。汽车制造、医药、高科技、化工和冶金等行业是法国去工业化最为明显的行业,仅汽车制造业在过去三年内就裁员约3万人。
  ◎金融业:
  四年前就开始劲吹“裁员风”
  记者注意到,本轮密集裁员的源头,还要追溯到2011年欧洲金融业失业潮的最先爆发。去年六月末,英国四大行之一莱斯银行和劳埃德银行集团均以削减开支为由宣布裁员计划。此后,汇丰于八月初宣布将裁员3万人,占其员工总数的10%。今年新年假期过后,汇丰又在香港裁员1000人,咨询科技部三分之二的员工将被裁走。
  英国巴克莱银行和苏格兰银行也随即宣布将裁员3000人和2000人。瑞银、瑞士信贷、西班牙Bankia银行、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和法国巴黎银行等欧洲银行的裁员数量分别为5000人、2000人、2879人、3000人和244人。
  至此,欧洲银行拟计划裁员量已超过7.8万人,其中英国银行业裁员人数占绝大部分,达5万人,并将“火种”迅速传播到大西洋对岸的北美大陆,美国银行也将在今年年底前裁员约3万人,花旗集团不久前确认将裁员4500人。
  除了银行,其它金融业也受到剧烈冲击。日本券商大和证券与韩国市值排名第一的券商三星证券纷纷表示在亚洲市场裁员,其中,大和证券拟裁去在港员工总数的一成左右。
  记者注意到,金融业此番倒塌的“骨牌”可以追溯到更为久远,四年前呼啸的金融危机阴霾一直未散去,金融业一直未从人事震荡中真正“复健”。
  2008年,花旗集团就曾甩出骇人听闻的53000人全球裁员计划。只不过2010年底,世界经济运行出现危机以来久违的“小阳春”,令一些金融机构开始招募新员工,然而时隔仅半年便随着欧债危机升级而幻灭。
  2011年初至八月底,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兴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的股票价格累计下跌幅度超过40%;由46家欧洲大型金融机构组成的彭博欧洲银行与金融服务指数下跌幅度达31%。同时,多数银行的经营业绩也持续低位徘徊,甚至出现进一步恶化。2011年二季度,瑞士信贷与瑞银集团的投行部门业绩下滑均超过70%,总部位于爱丁堡的苏格兰皇家银行投行部门和位于伦敦的巴克莱资本业绩下滑也分别达到35%和27%。
  为应对不堪重负的成本以及黯淡的经营前景,大型金融机构“开源”之路绝非坦途,“节流”便成为大型金融机构的不二选择。
  巨头企业多管齐下节约成本
  对于愈演愈烈的裁员风潮,记者采访的多家企业人事部门都回应称,裁员其实是应对增速放缓的消极之策,属“不是办法的办法”。 “最大的问题就是会打击‘留任者’的士气,很多员工都会产生疑惑:如果一个企业在危机关头只知道将员工利益抛至一边,那怎么要求员工能与企业同风险共命运呢?”一家全球500强的汽车配件生产商HR部门经理直言。
  美国管理协会曾作过一项调查,发现88%的裁员企业称出现过员工士气低落的状况。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研究院组织行为学教授弗瑞·菲佛还认为,许多大型企业已经意识到,大裁员会引发更高成本。 “最明显的就是赔付聘用合同毁约和解雇后重新安排就业的直接成本,留用员工因焦虑和恐慌对劳动生产力造成的伤害等也会构成潜在的成本。 ”
  但尽管如此,全球裁员之势仍有如脱缰之马。据悉,目前大型公司在欧洲裁员的速度比2011年快三倍以上。欧元区的失业率已触及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裁员显然不能完全节约足够的成本,不少巨头企业开始寻思多元化“省钱招”。记者注意到,“迁都”成了许多企业的共识,如卡夫食品就将欧洲总部迁至税负更低的瑞士,目前已与苏黎世一栋办公楼签订租约,并计划将维也纳及英国总部的员工也悉数调至苏黎世。
  一些巨头还采取多元化的裁员手段,欧洲最大运营商德国电信虽然计划到2012年底削减42亿欧元运营成本,将通过提前为员工办理退休手续或在一定条件下提倡员工自愿离职的形式进行裁员。据悉,培训期员工首当其冲,单身员工紧随其后,婚后育有一子的员工让位于孩子更多的员工,这样典型的德国式裁员也将被电信采纳。
  境外纷纷裁员,境内频频扩招
  就在全球性企业裁员大肆进行时,跨国企业在中国却频频扩招。“东边日出西边雨”之势着实让人备感意外。
  宣布全球范围裁员4500人的花旗集团执行长潘迪特日前就透露,花旗计划在中国增聘员工,并称中国是花旗在全球业务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我们会继续在中国投资,因这是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东亚银行副行政总裁李民斌表示,内地经济虽然有放缓迹象,但不会影响该行开设分行或支行,并深信内地经济继续向好。该行计划明年增聘10%人手,约400人。
  据悉,今年微软计划将中国的研发人员人数提高约 10%,约增加300—400名研发人员,以扩大在中国快速增长的智能手机市场业务,并加强其在互联网搜索和云计算等领域的能力。
  更令人意外的是,宏观调控下的中国楼市,却让高力国际、仲量联行、戴德梁行、第一太平戴维斯和世邦魏理仕等国际五大国际地产代理行一致看好,纷纷扩招。“北亚区总部在上海,下个月会在深圳开第十个办事处。”高力国际北亚区董事总经理柳维伦说,高力很注重本土化,办事处主管全都是华人,二线城市都用本地经理人。
  “今年仲量联行在我国境内的新员工数(专业人员)增长将超过10%。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冯建强表示,仲量联行保持每年新设两家分公司的速度,目前其在全国的12个城市设有分公司,在超过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
  ■ 记者手记
  “囚徒困境”的启示
  劳佳迪
  在博弈论中,有这样一个经典案例:警方抓住两个合谋犯罪的犯人,分别将他们投入两间无法互通往来的审讯室。警方画出的“大饼”是:坦白交代的那个犯人将被释放,另一个则会被施以重刑。
  表面上看,和盘托出可能导致双双入狱,缄默以对或许重获自由。但一切又都因为牵系对另一个犯人的人性猜度而充满变数,于是犯人陷入两难困境。
  实际上,现在跨国公司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事倾斜恐怕也让中国陷入类似困局。表面上看,中国应该为跨国公司”情有独钟“而自鸣得意。确实,如果这些跨国巨头不对中国抛绣球,就暗含看空中国经济发展的悲观逻辑。
  但事情却不是非黑即白。这些跨国巨头逆势突围中国市场的野心,也会让中国堕入大量财富被侵蚀的境地。统计数字就在眼前:目前跨国公司在中国直接投资的存量高达五六千亿美元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按照10%的回报率,每年收益就高达500亿美元,这是一笔很大的收入流失,如果再加上人力等优势资源被占用,隐性流失的财富显然更硕大。
  于是我们再回到开头的那个经典案例:面对跨国巨头,我们正像上述博弈论中案例中的两个人充满纠结,既爱又恨、欲拒还迎。
  中国企业到底该怎么办?或许这个关于博弈的小故事最后的结局能够提供一点小小的启示。两个犯人在经过各种纠结后,同时选择与警方合作,背叛对方。那么,迎接他们的就只能是最糟糕的结局“双双入狱”。
  如果发散一些看待,这个故事其实是在告诉我们:无论何时,不要丧失合作的可能性,但在合作前,更重要的是懂得分辨合作的对象。如果犯人是选择对方作为信任的基础,结局显然就会演化出另一个截然不同的版本。
 
来源:HRoot